WALK TOWARDS NORTH

Latest

Hello

How can I get this shit working?

Another

连续两天终于读完了一本小说。上次这种事件的发生还是在去年甚至是前年啊, 果然工作了之后就开始纠结于一些现实的鸡毛蒜皮完全没有了想象力啊。所以无论如何都要爬上来称赞自己一下,终于又回到了那个自闭阴暗的小角落里。

这次读的小说是所谓的日本新本格推理: Another。不知道日本人为什么那么喜欢用英文做标题,大概日本语里面‘另一个’确实有外来语汇‘another‘吧。如果有什么人想自己去看这本小说的话,还是自己去看吧,下面可能会有严重的剧透。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日本新本格推理都很喜欢扯上神啊,鬼啊的,这本完全进入在这种不太正常的气场设置中。啊,某山村高中三年三班因为某次异常的集体活动——某’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人气同学因故去世,全班无法接受这个悲惨的事实,于是大家尽力配合着,假装这个人还存在,一起完成了当年的学业——完全改变了这个班级的’气场‘,和死亡非常的接近,于是26年来断断续续地总是发生很多学生以及学生近亲莫名死亡事件。但是日本人写小说从来不’走进科学‘,所以尽管整个事件完全不合理,但是却顺理成章地将故事讲了下来。而且结局完全不完美,基本在我看来就是扩散式的悲剧,

其实整个故事本身很简单,不过是由于26年前大家假戏真做地太认真,导致本来已经离开的人真的就回来了还出现在毕业照里。然后就是之后的年份里,总有一个学生(在以往年份里死掉的)重新回到班级里,然后就让很多该死的不该死的都死了。所以说,人世间不可以太温暖,尤其是对于已经走掉的人。所谓5 stages of grief (不知道的人请参看本人google+,或者自行wiki),大家万万不可以只停留在第一阶段,即便是停留在第一阶段,也不要表现出来,不然走掉的人是会回来的。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你那么热情,人家很不好意思推却的。但是当这个人回来的时候,其他的人就要倒霉。因为死亡是个引力场(这个是通篇小说对于死亡的看法吧——不是一个人死了,而是死亡把那个人’吸‘走了),当一个在’场‘内的人出现的时候,你就无限接近了这个’场‘,于是稍微身体差点,运气背点,就洒油那拉了。于是倒霉的孩子们发现正是‘集体’的力量导致了事件的开始,他们变发展出了一套用‘集体’的力量去替换这种不幸的方法:找一个替身,所有人开始无视这个人,然后多出来的那个‘another’就不再多出来了。那么这倒霉的诅咒至少能削减一点。(其实从文中的统计来看,这招很难说灵验的。)

于是一开始文章就从谁是’不存在‘的人开始,唧唧歪歪地纠结了小半本之后才让主人公知道了事件的来龙去脉。之后就是寻找真正治标治本的方法,找到那个已经死掉的人,让那个人重新死掉。不过主人公今年发难的事件其实比较困难:那个已经死掉而且回来的人是——我要透露结局了,想看小说的人快闭眼——主人公的亲姨,班级的副班主任。这样的话因此大家都并不知道今年是’发生之年‘,因为并没有少课桌椅这样的事件发生。因此虽然主人公自己都被当作第二’不存在的人‘被孤立了好一阵子,却依然没有效果——班主任大人居然当着全班的面,自杀啦。说起来日本人的心理得多阴暗,作者以前的班主任得多不招他待见,得当着全班用把剁肉刀把自己杀了啊?回归正题,因此,才有了后来的寻找真正’不存在‘之人的斗争。

通篇小说其实bug还是很多的,比方说完全没有关于副班就是主人公亲姨的线索,那个戴着苍之瞳的神奇人偶店的女生直到最后才使用了自己的外挂:阴阳义眼辨识出了谁是真正的’不存在‘的人,之前完全不说不做,还认真地扮演’不存在‘的人这种角色,唉,我真觉得这孩子搞不好是个人偶变的,没有什么正常人类的热血感情么——是个INTP也说不定啊。不过她家人偶店的代入感真太强了,我直觉反应就是攻克机动队里的那些人偶,球形关节,眼神空洞,’…是空虚的,身体和心都是,非常的空虚……空空如也。那是‘死’都能穿过的空虚。‘ 当然我还刚刚想起了抛弃许久的‘火影’里面的‘蝎’——那个把自己也做成人偶的倒霉孩子。总而言之,小说的描写过多——不用改编就能当半个剧本了,推理过于仓促——推理本身曲折很少,完全用减少事实信息提供掩盖了啊。但是,因为主题比较新颖,大约如果没看这篇评论到这里还是可以去读一下的。

————————完全无关的分割—————————————————————

完全是因为这本小说引起的思考啦。就是日本人那种机械般的‘集体意识’——共同承认某个不存在的人存在,或者共同无视某个存在的人的存在。然后莫名奇妙的就联想起了’办公室冷暴力‘,就是一个办公室的人或者一群人都不和一个人说话——在我们办公室,可以基本认定是’我‘。这种事情发生的原因大概就是某种互相认同的集体文化然后对于外界的一种排斥吧——想到电影’浪潮‘。 其实我到现在还依然记得刚来办公室不久我就成了(至少在那帮女生堆里)被孤立的那个——没人跟我吃饭,说话——不论我说什么,她们都觉得听不懂(也许真的听不懂),甚至见面连招呼都不用跟我打一下。但是现在情况好转了很多,我却觉得自己其实是那个‘another‘,所有跟我关系近的人都相继离开,当然原先冷暴力群的那帮人也只剩下了T和V,虽然新加进来了我亲爱的学妹D。德国人说现在设计组这边大概只有1/3的人没有换过,我说个更可怕的数字:除了傲娇大叔,Tiff和Rob,设计组这边我的年份最长(V比我晚半个月吧)。有时候我觉得我就像个破坏者,自从我来了之后公司多少年都没动过的人都走了,而且我一直都是很多人(没法说‘大家’这个,但是是大多数吧)‘忽视’的那个‘another’。依然在耿耿于怀Paul大叔居然真的用了Pam(Blonde,大家注意,blonde,这个不是个人喜好问题我都不信了),但是我估计他也觉得我去了肯定弄的鸡飞狗跳的。我甚至怀疑当时Enzo根本没打算雇我——第一次interview的时候,另外两个老板都没出现——但是我就莫名其妙的进了公司,然后在进公司多半年后就开始了大换血。这个,也许就是注定的——我带着某种场走来走去——INTP神棍特性出现。

越来越跑题了。我主要想说的就是,所以要引入那个气场很不一样的人要小心,谁知道那个人是不是就是那个‘another’啊。

无敌无聊接下茬

f-thorn 姐姐很励志,但是有的时候我觉得我就是太贱了。

1. Life isn’t fair, but it’s still good.
人生是不公平的,但還是好得很。

But it will be better if it is fair.

2. When in doubt, just take the next small step.
懷疑的時候何妨為未來踏出一小步。

And figure out I was wrong.

3. Life is too short to waste time hating anyone.
人生太短,短到來不及浪費時間去恨任何一個人。

I don’t hate them, I just dislike them in general.

4. Don’t take yourself so seriously. No one else does.
不要把自己看得那麼重,別人不會的。

But I take them seriously.

5. Pay off your credit cards every month.
每個月要付清你的信用卡。

And I go banckcrupt.

6. You don’t have to win every argument. Agree to disagree.
你不需要每一次都吵贏,同意你所不同意的。

That’s how things never work out in the end, because you don’t really agree.

7. Cry with someone. It’s more healing than crying alone.
找人一起哭,它比獨自啜泣更加療癒。

I cry because no one cries with me.

8. It’s OK to get angry with God. He can take it.
對上帝生氣沒有關係,祂受得了。

It is not OK when there is no God.

9. Save for retirement starting with your first paycheck.
退休存款要從你第一次領薪水條開始。

Or die young?

10. When it comes to chocolate, resistance is futile.
提到巧克力,抗拒它是徒然的。

This is not for me, but for someone, yes.

11. Make peace with your past so it won’t screw up the present.
要和你的過去和解,這樣它不會搞砸你的當下。

Someone told us to learn from history.

12. It’s OK to let your children see you cry.
讓你的孩子看到你在哭沒有關係。

But not OK to let them know why.

13. Don’t compare your life to others’. You have no idea what their journey is all about.
別拿自己的人生和他人做比較, 你根本不清楚別人的經歷是怎麼一回事。

As they don’t know mine either.

14. If a relationship has to be a secret, you shouldn’t be in it.
如果一段親密關係需要偷偷摸摸,你根本就不應該涉入。

All the relationship is actually secret as long as you are not involved.

15. Everything can change in the blink of an eye. But don’t worry; God never blinks.
一眨眼的功夫什麼都會變,但是別擔心,上帝從來不眨眼。

God is a fish?

16. Life is too short for long pity parties. Get busy living, or get busy dying.
短促的人生不夠用在冗長的哀悼,要忙著過活,或忙著就死。

Get busy living for dying.

17. You can get through anything if you stay put in today.
若是今天你堅定不移,你就能渡過一切。

So as tomorrow, the day after tomorrow, and the day after….

18. A writer writes. If you want to be a writer, write.
作家寫作,如果想成為作家就寫吧。

An architect designs… No design job available, sorry.

19. It’s never too late to have a happy childhood. But the second one is up to you and no one else.
重拾快樂童年永不嫌晚,但這第二次只能靠你不能靠別人。

Does it mean I don’t have to save for retirement then?

20. When it comes to going after what you love in life, don’t take no for an answer.
遇到你生命所愛來臨時,不要把「不」作為答案。

That’s because you don’t know what I love.

21. Burn the candles, use the nice sheets, wear the fancy lingerie. Don’t save it for a special occasion. Today is special.
點上蠟燭,用好的床單,穿上炫麗的內衣,不要在特殊時刻才用, 今天就是特別的一天。

And the candles light up the sheets and burns the fancy lingerie and me. What a special day!

22. Overprepare, then go with the flow.
準備要過於周全,然後隨遇而安。

No preparation, and then I can go with the flow.

23. Be eccentric now. Don’t wait for old age to wear purple.
現在就隨興搞怪,不需要等上了年紀了才穿上紫紅袍。

Purple is not eccentric.

24. The most important sex organ is the brain.
最重要的性器官是腦袋。

That’s why there are so many idiots.

25. No one is in charge of your happiness except you.
除你之外沒人能主宰你的快樂。

The point is not if I’m happy, it is about if I can say I’m happy.

26. Frame every so-called disaster with these words: "In five years, will this matter?"
把所謂的不幸用"五年後這還重要嗎?"這一句話框起來。

And after five years, there will be another one.

27. Always choose life.
永遠選擇生活。

Like I have something else to choose.

28. Forgive everyone everything.
原諒每一個人每一件事。

Then why there is a word: unforgivenable.

29. What other people think of you is none of your business.
別人怎麼看你不干你的事。

So don’t blame me about what I think of them.

30. Time heals almost everything. Give time time.
時間會癒合幾乎每一件事,多給時間一些時間。

But I still prefer to go back, so I get both time and a right thing.

31. However good or bad a situation is, it will change.
無論情況多好或多壞,它都會變的。

To worse.

32. Your job won’t take care of you when you are sick. Your friends will. Stay in touch.
生病的時候你的工作不會照顧你,而你的朋友會。要保持聯絡。

Actually, doctors will and I have to pay them by the money earned from my job.

33. Believe in miracles.
相信奇蹟。

It is not a miracle if I believe in it.

34. God loves you because of who God is, not because of anything you did or didn’t do.
上帝愛你是因為祂就是這樣,不是因為你做了什麼或是沒做什麼。

God doesn’t love me for the same reasons above.

35. Whatever doesn’t kill you really does make you stronger.
沒能打敗你的確實會讓你更堅強。

Not physically in most cases, not mentally in many cases.

36. Growing old beats the alternative – dying young.
變老就等於戰勝了另一種選項 ─ 死得早。

But till the day of death, people still perfer the youth.

37. Your children get only one childhood. Make it memorable.
你的孩子只有一個童年,讓這值得回憶。

Could be in a bad way.

38. Read the Psalms. They cover every human emotion.
要讀聖經中的詩篇,其中蘊含所有人類的情感。

Our emotions have never evolved at all?

39. Get outside every day. Miracles are waiting everywhere.
每一天都要出門,奇蹟在四處等著。

As long as you are not dead, it is a miracle, especially in the Empire.

40. If we all threw our problems in a pile and saw everyone else’s, we’d grab ours back.
如果我們大家把自己的問題都丟成一堆,然後看看其他人的, 相信我們還是會把自己的撿回來。

Not if you change positions too.

41. Don’t audit life. Show up and make the most of it now.
不用去稽核人生,現在就展現自己做最大的發揮。

And later get very exhausted.

42. Get rid of anything that isn’t useful, beautiful or joyful.
任何沒有用、不美、或不悅的都丟掉。

What if it is useful but not beautiful, beautiful but not joyful…

43. All that truly matters in the end is that you loved.
到頭來所有最重要的事是你曾愛過。

All that matters is that you truly loved.

44. Envy is a waste of time. You already have all you need.
忌妒是在浪費時間,你已經擁有你所需要的了。

But I want more.

45. The best is yet to come.
最好的都還沒來。

Then death must be the best of the best.

46. No matter how you feel, get up, dress up and show up.
不管你感覺如何,起來,打扮好、展現自己。

This is definetely not said by someone to themselves.

47. Take a deep breath. It calms the mind.
深吸一口氣,它讓心智平靜。

Not on Tibet.

48. If you don’t ask, you don’t get.
如果你不問,你就得不到。

If I ask, I don’t get either and it will make me loose more.

49. Yield.
謙讓。

Who told me to ask?

50. Life isn’t tied with a bow, but it’s still a gift.
人生不會打上蝴蝶結,然而它仍然是一份禮物。

It could be a bomb.

被神盯上的孩子你伤不起啊

正常状况下,我是每次过生日都写点东西的。一句两句的总要对新的人生有所悟,可是今年是在是吐槽无力,连题目都想不出来。忽然想起来星座运程近一个月来出奇地准,想想是不是真的被神盯上了,才想起怎么开这个龟毛无比的日志。

这千刀杀的星座运程是从六月底七月初开是疯狂准确的。什么乱说话造成麻烦啦之类的都100%命中,身体状况不佳也被说了个八九不离十,体温一直偏高,体重一直下降。最后到了快过生日的时候,整个St.Patrick 地铁站都是Harry Potter 的海报:IT ALL ENDS, 7.15。当时我那叫一个忐忑啊,是我要死啦,还是要被开啦,还是怎么的啦。结果7月14日的时候,可爱的Paul叔跟我说,丫辞职了。好吧,我承认,由于最近确实心脏不好,我怀疑当时我听到的时候,心脏确实停跳了一下。后来发现,那已经是神祗的星座运程上写:也许你的boss会辞职。我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心脏已经不是停跳了,而是淡定的表示,已经归神管辖了。要是那运程上写点什么心肌梗之类的,你们现在看到的就真的是ghost写的了。

再说摩羯Paul叔总算放弃了和双鱼双子老板们的唧唧歪歪,把整个办公室的气氛推向了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悲剧气氛中。又或者这个都是我私人感觉,毕竟和大叔纠结了几乎一年,虽然没有完成什么作品,但是大叔应该是公司里面我比较认同的人吧。虽然大叔抱怨这个那个,总是搞得人痛苦不堪,但是工作方式和人品这个是两码子事情啊。大叔自己貌似总也搞不清楚自己到底要什么,很别扭的一个人。总而言之,Paul叔彻底割断这14年的纠结,决定it all ends。所以本人的生日就彻底给毁了。虽然生日那天老板亲自电话过来Happy Birthday,但是,大叔的离开搅和的我一共只做了15分钟设计,剩下的时间在干什么其实我就不知道了。

之后到现在的两周这破运程仍然出奇的准。什么被老板重视啊——这个我得说,重视个你妹啊,当初也不知道是谁非把我从那个项目上撤下来的,留个半路出逃叛变的学弟做了一半;什么小人妨碍啊,B老板以为设计是Paul叔做的,人还没走就把整个设计推翻——你妈啊,人走茶凉也没这么缺德的——结果无意惹得是我前面的真正做设计的M大叔,别别扭扭到现在了。(傲娇是什么,傲娇就是Paul叔走了他说我要是能那么轻松就走了我也走了,人家老婆生了个儿子自己说啊,那他现在和我一样了。你咋不说人家好歹30就是建筑师了,您50了还是intern呢?)还有某天我终于靠着只用快捷键的photoshop技巧好好教育了学妹都能跟星座运程对上了号,真是让曾经认为星座运程完全扯淡的我深深地感到:妈的,被盯上了。

虽然麦小黄说当人理性了很久之后很容易产生自省的态度,貌似不知道哪里还看到INTP很容易产生一种神性的感觉,可是这个也不能太准啊——太准了我们还混什么?不知道各位其他的螃蟹们最近有没有被苏珊神婆屡说屡中。又或者是因为生活在加拿大这片happy for nothing 的土地上所以神迹比较容易显出来?在此深深哀悼7.23遇难的旅客们——相关部门这是“拍死神来了5“呢。逝者安息,来世投胎到这个相对easy的model来吧。

不过有人说,有些东西说出来就不准了——不知道这篇日志写好后,是不是就真的不准了。。。嗯,此致——IT ALL ENDS。

有空,写几个字。

发现工作以后能够写东西的时间越来越少,生活趋紧于平淡而麻木。一直盼望着自己能够鼓起勇气换个工作,但是很有烂死在这个公司的趋势。

经过大规模的裁员换血,几个我很不喜欢的人都走了。伊朗Y同学走了,她的好友S也走了,林林总总的年初的三个月时间10个人都走了,虽然有新的人进来,但是这震荡不亚于日本地震,所有的人都觉得岌岌可危,但是又无可奈何。

AutoCAD已经是一个很陌生的软件了,都不记得多久不曾用过。一直在Photoshop和Sketchup,没完没了。有时候看着那种表面化的无聊设计,我都想骂:photoshop你妹啊?大概老板开了伊朗女人总得有人打杂,于是垃圾的工作全都掉在我的头上。

一月份新进公司的德国同学也住在downtown。虽然各种繁琐的软件用得都没那么熟练,但是各种观点竟然能不谋而合,实属难得。再加上他可以开车带我,所以觉得更为难得。对于城市的热爱导致我们谁也不肯搬家,和长期居住在多伦多近郊的其他人比起来更有聊天的话题。

Paul大叔在不停地被老板及老板所深深信任的J大叔欺负。其具体表现就是需要人画图的时候费劲才找到个帮手,做设计的时候低声下气地借我用,结果被否决。其实Paul大叔在这家公司混这么久了,这点事情早就应该看明白了:在这里混什么都不需要,只要您姓一意大利姓,绝对是重点培养对象。而我这种人的姓氏就是那种忙了半天连图纸上写个Z字的可能性都没有的那种。我们公司觉得跟印度有的一拼。

勤杂工不知道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哪天姐真的烦了,或许就不干了。也许到那个时候才能在迫切的生存需要下去找新的更好的吧。人无压力不出油啊,不见棺材不掉泪。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期盼如涅磐重生。

 

年终总结

忽然发现工作了以后就真的没怎么写日志,月志。上三篇全都是在Draft里面,根本没完成的。人生真是悲摧啊。

回归正题,今天领导找偶进行了年度review,有所感——当时无所感,现在回家吃饱喝足打了个盹,趁着夜黑风高,表达一下自己的观点。鄙人知道老板一辈子估计也不知道我写了这些话,但有些话是在他们那种我是老板我怕谁的态度下我不能说的,有的时候也想是不屑说的。公司是你的,我是来干活拿钱的。我知道你们没有什么学术理想,技术革新的态度,除了成名赚钱,精神上的需求并不多,你们说这是real world,但是实际上真实的世界也是有很多种的。所以有的时候我的奋斗和努力仅仅是为将来打好基础,虽然淌了浑水不见得自己能干净了,但是至少做到不把这水搅和的更脏而已。

Review来的颇为突然。冷面T姐接了个电话,就让我去会议室review。虽然妈妈早前警告过我会有类似的事情发生,但是风平浪静的气氛和remix版本的管理方式让人觉得这种事情的发生至少应该是有预兆的。

俩老板依然危坐。然后说事情总的来说还不错。然后说偶们公司非常重要的就是communication,所以要经常地谈。我当时大概是想我平日是很少讲话,所谓的communication,与工作不相干的一般很少想说。私以为建筑师都是内省的,过于张扬若非有强大的精神动力和知识储备,早晚被看成力竭的疯子。后来老板说,我们觉得you do things in your own way。我猜到会有类似的评语,但是我承认我没想到他们把这个看成了如此negative的事情。因为我做事情确实很自搞自开心,但是我不清楚这own way到底是指什么?管理设计的方式,画图的方式,设计的想法抑或用的软件等等。其实我承认,任何一件事情上,我都和这个公司的大部分人不一样。并不是我想不一样,而是外面很多人和我做的一样。这个说法倒是让我想起那句最近很流行的话,请这个世界不要在错误的道路上渐行渐远。当然我并不否认,收拾图纸什么的这种事情我应该有什么例外,但是对于用什么软件和用什么设计方法,私以为只要不是在什么明星建筑师或者大师的公司,商业化的设计事务所应该是多元化的。但是说到多元化,老板又讲了,you bring something new to our design and you have to know that there’s no author in our jobs. Everybody adds their opinions in or we are gonna have all our designs the same. 头一句很明显,我现在差不多快把Paul叔弄得没脾气了,很显然偶的设计风格完全把他逼疯了。但是第二句倒是很有点接着我那个do things in my own way的意思。但是有的时候,design needs an author。Design不是一个独裁的事情,但是建筑师的身份有的时候很‘中央集权’。所以虽然设计的风格可以在一个项目里略有混合,但是不能失去一个重心。所谓的整体就是用一种逻辑综合各种要素,而不是要各种要素都堆砌在一起。所以所谓的每个人都添点料其实是对于不一样的项目,好比做菜,每次都只能选择一种到两种主料,不然每种料都放一点,那么每次都得做乱炖了。最后,老板说了我最害怕的:but you are adapting to it。这个年代,什么都不怕,就怕没个性。雕琢可以让一块玉石更美,但可惜偶不是玉石。其实我根本不想做石头,因为是石头总会被风化,冲刷,然后人们对这你感叹:啊,伟大的自然力 啊,就好象你本身不属于自然的一部分似的。这年头还是做变形金刚有优势,想变啥变啥,既不用期盼雕琢你的人是个艺术家,也用不着担心风化生锈,撑不住了就毁掉几个太阳系玩玩,自然原地满血满状态地活过来。

Review的末了谈到公司明年要开始用Revit。当然偶们可爱的伊朗女人声称她会点的。我只好也跳出来说偶也会点的。之后便牵扯到什么工地实习和看电脑之类的事情,而已。

————————无耻睡觉sushi逛街溜达分割线——————————

   —————————— 完全失去了昨天的情绪么——————————

今天去买圣诞节office gift exchange 的礼物(TMD,谁发明的交换礼物这种悲摧的事情啊)。和室友走进umbra结果发现了造型诡异的存钱罐一枚。纠结了很久之后,在pink男的鼓励下最终还是买下了。相比正常很多的相框和酒架,室友说这个凸显了Do things in your way的特质,相信CPU女和伊朗女人等众多喜欢可爱东东的小可爱女孩子们是不会喜欢的,还会认为是粗暴地没有品位和节日气氛的礼品。但是给Jimmy同学通过电话后,得到反正会有人拿那个礼物的答复,还是决绝地准备迎接在引起困惑和惊异之后具有强烈的搞笑效果,以及保证的至此之后我在办公室出名。我想反正这种东西都是逗大家开心的,设计感如此强烈的号角型存钱罐确实有够张扬。所以很欢乐的看了银魂剧场版的红樱篇。

2010年就快要过去了,2012还会远么?祝愿大家圣诞快乐,新年快乐。谁有红缨篇的ED麻烦传给我下。

没了。

很像那时的我们

转载:

1〉关系越好的,往往是最爱损你的。

2〉和她们说话时,你总是能自动屏蔽那些不爱听的。

3〉你的毛病她们永远比你更清楚。

4〉碰到你以前喜欢过的人,她们总是特别激动地喊你快看快看。

5〉有了小秘密,总是第一个想跟她们分享。

6〉其实最关心你的,永远是那个最爱打击你的。

7〉你们有着或多或少的相同的爱好,哪怕只有一点点。

8〉只有在她们面前的那个,才是最最真实的你。

9〉你们一块腐一块抽,被旁人当神经病也笑得灿烂。

10〉你们有着自己的小世界,虽然没有故意,但也是不经意的排他。

11〉你们约定着,总是有那么那么多的以后。其实只是分不开。

12〉你们好到会经常被人说有同.性.恋。

13〉其实你们会经常吵架,却总是厚着脸皮磨回来。

14〉你总是所想到的只有她是不是能幸福。

15〉你可以无限制的随时随地欺负她,却不允许外人凶她一句。

16〉你总是一副很花.痴的样子,她们一边说你没眼光,一边伸着脖子陪你一起看。

17〉当某个人不在时,一群人会理所当然地想同样的情况下那个人会怎样做。

18〉被猜中心事的你,永远都只会“哼”的一声扭过脸去死不承认。

19〉即使你总是埋怨她们给你买的东西不好看,也总是挺高兴的用着。

20〉即使你想说句好听的话,却发现那样的肉麻根本不合适。

21〉你们喜欢买相同的东西,无论大小,生怕全世界不知道你们好。

22〉你们总是同情心泛滥,说着BS你,心里也挺同意。

23〉你们都是善良的人,所想的都只是简简单单,快快乐乐的过一辈子。

24)这样的人 需要时间的磨合 。。

 

很像那时的我们。

周末

本周几乎经历了工作后最倒霉的一周。

周一忙带晚上7点,为了给设计的presentation准备材料。结果P大叔的确没让我失望,到了还是没把分析剖面拿出来。我想他大概是根本没想过拿出来罢了。坐他车里絮絮叨叨叮咛嘱咐的话最后都随风飘散了。

周二被T姐姐狠狠地骂了一顿,大约是以前的一套立面结束的过于仓促导致很多的地方没有对齐。但是她火气大的那个程度已经不是‘着急’或者‘失望’的了,好像我成心不给她好好画一样。不过话说回来了,那个设计基本上是我默念‘神兽’次数最多的一个设计。假立面什么的,最傻x了。想想当时也是满心的怨念吧。但是我当时还算是认真了,要不是老板屁股后面有别的任务催着,可能没这么多毛糙的错误。不过为了平息T姐姐大概是PMS积怨起来的怒火——大概她不朝我发是不大可能的了,第二天中午不小心我开了句这件事的玩笑,结果又是一顿骂(自讨苦吃的典范啊我),要知道刚刚还和‘小可爱’同学(男)和颜悦色地聊天呢——我主动表示会帮她重新画过,这才息事宁人。不过画的时候发现因为T姐姐过于纠结西立面因而没发现南北都是对的,东边略有错动但是也不是很糟糕,西立面只有她按照改的那个高度是错误的,结果还得把大部分高度都根据这个‘错误’的给改回来。恩,不过假立面么,无所谓的。

周三除了我说的上述事件意外,大概也风平浪静。周四、周五亦是,只是觉得这风平浪静的我真是个ghost,自顾自忙着只有我和Paul大叔和两个老板才知道的个P项目,和其他人的生活完全没有瓜葛,大约别人也不想和我有瓜葛。

终于挨到了周末。(好吧我很絮叨,忘记写东西要开门见山,点题好伐啦。)

和室友很早就计划去Bruce半岛那边去玩,终于报了个团,却周五临时通知说什么风浪大啊船不开啊之类的P话。我估计是当地已经被Camping和度假的人挤得人满为患了,所以才拒绝这种‘团队’的。无奈且灵机一动之下,我和室友于周六早早爬起来跑去Center Island。

阳光非常好。很适合把自己晒成一枚黑炭。看到很多人拖家带口的,弄了一堆堆的娃娃放在车子里拖着推着,突然想原来家庭生活不过就是如此。秃顶大叔抱着洋娃娃的效果真的很有喜感。恩,在母爱父爱大爆发的船上,我看起来一定很不和谐。

下了船,慢慢地在岛上逡巡。远离了拖家带口的人群,和室友独自向Olympic Island上走去。无他,只是树。 哦,还有鹅。拿出本来带出来怕肚子饿吃的oatmeal bar,掰开了扔到地上,立马鹅群很欢快地飞奔而来。拍照的主题似乎只有对岸的城市,然后慢慢地晃回人群,看到岛中央的小游乐园,于是在糖果店买了些橡皮糖吃着玩。

向岛的南面走去,到了沙滩。其实不过是一片沙地给大家日光浴用的。由于时间还早,并不是很多人。趟了一脚的沙子,然后意识到时间已经不早了,决定回去找饭吃。

买了Daypass的缘故,所以坐了地铁直奔Bloor吃寿司。我和室友两人的最大共同点就是吃饭有龙卷风般令人震撼的速度。所以结束后都觉得撑得要死。(突然想起来P大叔只要有机会看到我吃饭总是说:不要吃太多。唉,该减肥了?)想去超市,但是实在不知道去哪家。于是突发奇想去看电影,Inception。沿着Bloor慢慢向东走,完全没有逛街的兴致。却在Sephora门外遇见了M同学,看到老同学却觉亲切,虽然以前跟他也不熟啊不熟。回想总觉得是不是人生就是遇到的人越多,却越不如意。估计大学时候碰到的人是最与我心灵契合的,抑或是大家塑造了我的心。然后继续向前走,目不斜视地到了电影院。

在看什么电影上纠结了很久。其实我俩本不知道Inception有这么多动作戏,还打算看影评忽高忽地的‘砰砰砰’。结果‘碰’片根本还没上映的样子,于是在Salt和Inception之间踌躇。因为看Inception还要再等2个小时。还好楼下还有个Indigo,于是两人买了Inception,默默地飘去了书店。很久没有逛书店了。正确地说很久没有看书了。一般像Indigo这种人民的书店,是不大会有很让人欢欣鼓舞的专业书的。拎了本很沉的Vogue 9月刊,目的是看上面的美女减肥的,然后看到一本 The Design of Everyday Things,扫了两眼觉得还蛮好玩,是不是伪科学不知道,但是好歹和Design有关系。 忽然想起一直痛苦地趴在网上看1984,想想何苦不买本英文版的。找了本不是周年纪念本,10块收入。

Inception是本好电影。我和室友一致决定等PPS出了再反复琢磨。现在就着影评先把理论知识又进行了补充。发现Nolan很喜欢反复无穷的东西,比如说没完没了的梦境,Momento里面曲折的记忆导向,还有The Prestige那个不断重复杀死‘自己’的魔术师。啊,循环往复的世界给人以一种迷幻却神奇的效果。纠结于这种主题注定没有答案,但是没有答案才是最好的结局啊。不然什么都知道了估计就注定是悲剧了,正所谓:你知道的太多了。

看完电影,天色已晚,去超市扫了些下周的伙食就打道回府。度过了充实的一天。

TMD, 又老了一岁。 ——过生日什么的,最麻烦了。

嗯,个性化回复非死不可上的留言到手抽筋。

又老了一岁啦。

过生日什么的,真的好麻烦啊。

很久不写字 —— 写日志什么的,最耗费时间了。

已经很久不写东西了。自从开工上班以来就忙着通勤,每天回家还要准备第二天的午饭,天气又热,所以没有力气写任何的东西。唯独在慌了慌张的毕业典礼后,电脑崩盘没修理好之前在纸上洋洋洒洒地写了一堆但是没有心情在回忆那痛苦的冲锋式毕业典礼,套用现在很流行的一句话就是:毕业典礼什么的,最麻烦了。所以虽然现在右手的小拇指上还戴着毕业戒指,但是更多的我想是冲老板示威:我,和你,是校友!我想老板大概想:恩,校友什么的,最讨厌了。当然,即便是如此的疯狂,我还是最终穿上了从来没有穿过的裙子参加了Ring Ceremony,也许就像小β说的,怎样的兵荒马乱,都要扛过去。

工作很平淡。才发现这个小公司里大部分人的背景不是建筑系,所以大部分人就做很甲方的住宅设计。前段时间我坐在那里就每天想,恩,要不是看在还发工资的份上,TMD早就辞职不干了,这个算什么啊。不过最近这个星期心情好些。貌似是总算冒出来个有米的甲方肯让我们玩玩,而且一直在我旁边指手画脚的P大叔还去度假了,所以直接和老板谈设计,很好很强大。至于你问我P大叔什么的怎么得罪我了?恩,大叔什么的,最土矫情了。当然,M大毕业的Y同学则愈加冷淡,大概把那点热情都加在施工图组的G大叔身上了。

回顾了一下以前写的日志,发现自己一直很担心会忘记自己的初衷。恩,其实也在忘记的路上了,不过为了缅怀过去的日子,我把从Mike那里偷来的Steven Holl一直放在办公桌上。貌似明天Amazon要把我买的 Peter Zumthor 的Thinking Architecture 和Renzo Piano的全集送到公司来,太TMD拉轰了。现而今世界上好的建筑师太多了,居然还有人会不加思考地盖房子,恩,看来我们都信有2012了。

Rody同志又办展览了。不过这次他没叫我去干活。这个家伙显然放弃我这个多大败类了,另一方面展览的内容是他们在西安的‘花博会’做的设计,估计怕我去了评头论足。,那些崇洋媚外的甲方什么的,最恶心了。那些拿着中国字当画一样摆在自己的展览中的外国人什么的,最傻x了。恩,下次,从国内买件大白T恤,上画神兽一只,送他们穿身上展览去。

已经没有心情展望未来了。只是想把手头的这个设计做好然后劝甲方全盘买帐再另贴点钱。恩,突然想起从前的梦想,ZrK。这个故事已经很遥远了。但是故事什么的,才是正经的事情,其他的都可以忽略不计。

很久不写字,手完全生了。写的不好,凑合着看吧。下次再说这里的土设计的土之精萃。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