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K TOWARDS NORTH

无药可医

医书里写的很明白,懒惰无药可医。所以到了现在,才觉得该上来跟各位打个招呼。其实更主要的原因是懒得做其他任何正事,相比之下觉得更新blog还算是轻松而已。

医书里还写的很明白,脑残无药可医。当别人的Studio进入了白热化的设计阶段的时候,我的却一直停滞不前。根据医院房间气压的不同做一个充气结构的设计,听起来挺荒唐,做起来更荒唐。能够支撑单层薄膜的大气压一般得几十帕,而医院里两个房间的差异也就十帕,于是病人和医生都得在一堆气泡泡里呆着不说,开门还得呼呼地刮着风。其实医院最重要的并不是气压的差异,气压的不同仅仅是辅助空气过滤装置,但是现在却成了设计的“要素”,不得不承认原来建筑师也是玩“悬的”的。

医书里虽然没写,但是其实很明白,流感无药可医。几天来头上都像顶着乌云,昏昏沉沉。虽然学校年度flu shot 新鲜出炉,但是其实只是让大部分人能够提前适应一种新的病毒罢了。可惜加拿大人大部分对“免疫”二字的含义不是很理解,还以为是什么灵丹妙药。猜想某天医学院的人赌错了病毒,是不是可以看到医院里人满为患的壮观景象。

当然,“想家”也是无药可医。其实只是很怀念一些过往的生活罢了。虽然过去不是绝对美好,但是没有办法,现在的生活的确有些太“无聊”。

3 responses

  1. 老二

    唉,表示理解与同情……

    November 23, 2008 at 8:46 pm

  2. Helen

    有一些同感。。。

    November 24, 2008 at 9:21 am

  3. wenjing

    还在奋斗那个充气结构咯,保重

    November 24, 2008 at 3:17 p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