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K TOWARDS NORTH

乌龙事件二则

所谓乌龙,就是事件滚来滚去,最终的结果完全不符合逻辑。但是自从上个学期开始,我的人生就被乌龙事件笼罩,这个学期,开学刚一个星期,乌龙大摆尾就开始的上演。

选课制度是一项卑劣的制度。所谓的给你选择的余地,其实是让选错课的人进入一种更深的忏悔阶段。选修课的注册活动发生在上个星期某天北京时间凌晨四点,我一边经历着人生第二次支气管炎,一边乌龙地忘记点击meeting all the lecture times,结果落得最后选了自己最不喜欢的周三的一门鬼祟的历史建筑保护。之后突然想起来似乎TA时间就在该门课之前,为了向可敬的结构老师表忠心,立刻发了封邮件去问到底有没有冲突。不料Anthony回了封斩钉截铁的信说,啊呀其实课呢是在星期一的,所以星期三完全没有问题。语气里透着鄙视,画外音为你怎么连上课时间都不知道啊……我于是一边咒骂着懒惰的小米连contract都不改一下一面后悔这周三的课真是不合适,大晚上的还得跑学校来。结果第二天,偶尔在翻腾其他选修课的时候发现一门已经满了的突然空出个位子来,心花怒放地switch出来,不过人仍然痛苦地认为自己可能损失了一次大好地学习古建保护的机会。不过,前两天学校里发了通知,说什么周三的选修课其实是门历史类的选修课,我已经不再需要,所以,换课实属唯一选择,不过多了这林林总总的翻来覆去。

还书是另外一种乌龙。新年刚过学校的图书馆就自动发来一封信说你的某本书到期了快来还书。我正琢磨着我不是上个学期已经扫尾扫干净了怎么还有一本书没换?可惜当时人在北京奈何不了,于是措辞可怜地发信给engineering library说明我的特殊情况拿了一周的extension。可是书到底在哪里其实我也不知道。于是给各个自己到过的图书馆发邮件说是不是有还错的书,却不见错在哪里。最后今天抽空发掘了下书架,发现书安详地躺在书堆里,turns out是管理员同志们没有刷掉。拿了回去重新刷过,心想这现代化的机器也有抽疯的时候,就是怎么不赶在我从超市买东西的时候咧?

One response

  1. shirley

    回北京怎样? 好久没联系了

    January 16, 2009 at 2:01 p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