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K TOWARDS NORTH

误入歧途

今天又见了PINA,讨论了Thesis的问题。不知道为什么,自从Comprehensive Studio以后,就再也没有做过正经的设计,恩,Buenos Aires的那个除外。于是很怀念过去拿着铅笔平立剖的样子。

我并不讨厌现在thesis的想法,但是我最讨厌的事情是理论升华的很高,实际操作却很平凡。就好像天花乱坠地夸奖了某灵丹妙药,到头来只是瓶风油精一般,还不如直接丢给我一瓶说你看蚊子咬了你也能涂脑袋疼了你也能用清凉舒爽说不定还能内服治疗拉肚子。我倒是觉得这风油精确实好用实惠也未必看低它。可是你跟我说这瓶绿绿的水即可外敷又可内用,理论上以独特的配方解决了很多皮肤表面受外界生物侵害导致的细胞液渗出局部皮肤过敏,实在是必要中的必需品;且其独一无二的清凉作用解决了广泛流行的头痛头晕,这一难以治愈的现代社会顽疾,再一次验证了该种类药品背后药理学的博大精深,其实真的很没有必要。虽然说似乎我从来没有重视过理论,但是现实总是能搞得比较清楚,所谓自己掂量着办,其实也是八九不离十。

回正题。这个看似完美的thesis离我的初衷越来越远。不错,我的确不想仅仅设计一个纪念馆了事,但是,我也从来没有想过把一样的东西建立在广泛的地震灾区。要知道,这绵延了数百公里的地区有多少城镇,多少条街道,这里是中国人口密度最大的地区之一,天府之国的四川,不是连毛都没有的加拿大。3000万加拿大的总人口比整个地震受灾人口都少了1000多万,想要把周围所有城市的状况搞清楚好在那里住上三年五年了。

所以,这只是thesis。所以,我算是误入歧途。Minow说,在facebook上我贴的建川博物馆的照片终于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一段真实的中国,我想是的。但是,走错了路的人永远不会知道对的那条路的风景。他们仅仅是一路狂奔而去,还以为自己看到的就是那段却错过的光景。

5 responses

  1. Yiqin

    北京玩了4天,想到两年前的时候了.

    September 26, 2009 at 7:16 am

  2. Rui

    to:康康,那快两年半了。我也很想念那个时候。

    September 26, 2009 at 1:47 pm

  3. Xi Qiu

    老婆你已经升华到理论的高度了,我们还在切切切…切模型。。。貌似这是我们学校的风格。。。

    September 26, 2009 at 5:24 pm

  4. Nuonuo

    这年头在学校里做的就是和不了解状况的老师斗志斗勇。

    September 28, 2009 at 9:15 pm

  5. Xi Qiu

    亲切慰问道桥专业的童鞋

    October 17, 2009 at 4:09 p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