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K TOWARDS NORTH

跨年历史性杯具

昨天从AGO回来,一边喝着淡而无味的自制三文鱼xxxxx汤(xxx代表其他配料),一边上来吐槽,这不幸地具有历史意义的跨年杯具啊!!!

——————————以下为前天试图写完但是没有完成的blog ————————————————

如果今天我体力足够好去看了图坦SAMA的话,那末跨年活动就过的非常有历史意义。但是很不幸,AGO这个地方关门太早,只好明天去看那传说中华丽丽的金色棺椁。所以图坦同学事迹报告将推迟举行,先探讨一下‘死海古卷’的问题。

‘死海古卷’的展览在ROM。记得去年(啊,就是昨天的那一年)10月的时候,看到其门口长长的队伍,发现那天刚好是‘十诫’展览的最后一天,觉得额的神啊,多伦多这里的基督徒啊天主教徒啊好多阿,然后一边回头逛街去了。所以这次,在某天拎了熟肉从METRO回家的路上抬头看到ROM又在展览什么‘死海古卷’的时候,然后又因为原定今天去看图坦,昨天索性去看看The words that change the world 到底是什么样子。

不得不说,忽悠这个词,绝对不是我国人民的专利。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已经基本属于怀疑一切打倒一切的我,最终被ROM狠狠地忽悠了一把。还以为能看到大把大把的‘古卷’的我,不得不感叹,还是我们的‘死海残卷’翻译的好啊。

以上     ————————————————————————————————

展览的大部分‘残卷’还真不是一般的‘残’。残到一张古卷的80%都没有了,居然也拿出来展览。好吧,我承认,即便是一张完好无损的古卷,我也看不懂,但是,古卷本身的比例在整个展览中也就10%啊,亏得你还叫Dead Sea Scrolls。于是要走过前面的瓶瓶罐罐,从饭盆到骨灰盒,从城墙砖到石碑,从草席到纱布,以及各种零七八碎的如香水瓶,钱币,弓箭头等等等等,七七八八地散落在莫大的展厅里。记得以前看展览,基本上是先忙于看东西,看了有趣的才去看介绍,不然累死也看不完;结果前天却大部分时间用来搞清楚这个展览的整个逻辑,绝对不是时间顺序,但是也不完全是地理顺序,中间还插入了点某一类物品的历史顺序,看得我那叫一个纠结。其实说起来这些瓶瓶罐罐的东西工艺上没有任何大的差别,正确的说都很‘稚拙’,时间上都处于同一时期,居然能摆出了迷魂阵的阵势,真难为了这些布展的人。于是我云里雾里地绕来绕去,等到除了古卷以外的其他展品都看得差不多了,才看到总结以色列历史的展板,当然上面为了对比各种‘宗教文书’,出现了埃及的The Book of the Dead,然后赫然是中国的《道德经》和《易经》(大家注意了,《论语》不包括),然后是死海古卷,然后是Bible,然后又赫然出现中国的‘金刚经’。。。。反正等到最后看到古卷的时候,就只剩下一个小时都不到了。似乎很多人认定死海古卷具有很强的宗教意义,其实倒像是‘史记’之类的记述类文本。当然由于当年识字的大都是教徒之类的人,那浓烈的神之意志应当是贯穿始终的。但是仍然有例如条约一类的东西,而只有这些,证明这些存在也曾经是现世的一切。但是很显然,众多参观者最终还是沉浸于各种版本的bible,这个世界终于在他们的眼中和谐地连接到了一起。

如果说,被Dead Sea Scrolls忽悠一次算是失败,但是被AGO骗第二次那就是真是杯具了。 从去年的10月开始,巨大的图坦卡蒙就矗立在AGO的门口,自他自己的法老时代以来,估计他从来没这么扬眉吐气过吧。图坦卡蒙,个人认为一个活的相当憋屈的法老。阿肯纳吞,其父亲大人,那个著名的‘长脸’法老,在埃及实行‘一神’而非传统的‘多神’,导致了某种意义上的政治‘纷扰’。结果‘阿蒙’还不得不半途从‘阿吞’改过来。然后从9岁到19岁,在摄政大臣的‘辅佐’下执政,然后在自己那豪华的坟墓建立起来之前,就被草草葬掉。江山于是易主。不过正式这种‘现世’的憋屈,最终帮助他的坟墓知道19世纪才被‘盗’,然后又因为‘主犯’都离奇死亡,这位法老的‘英名’的以重见天日。然后西方的学者们都以‘发现’的宏伟偷换了帝王的地位,于是AGO在那深深地感叹:埃及法老依靠后世来证明自己的伟大,图坦卡蒙,你最终证明你是一位永垂不朽的法老。

但是,即便如此,我却没有能够看到法老大人您最为珍贵的金色面具。穿越过又不是按照时间顺序排列的众多法老石像(好像是按照法老生活的方方面面排的,好像也不是),我的耐性达到了极限当我发现80%的展品和图坦卡蒙没什么太大关系。当最终进入图坦卡蒙墓室展品的展览的时候我尽量放慢速度去看前面那些小巧却精致的物件,然后等待那尊金色面具的出现。结果,当最后一件金色的展品,法老的手指脚趾套结束后,整个展览也结束了,用一尊图坦卡门像的柱子,上面他的名字一度被覆盖掉。我惊慌失措地又跑回去仔细地看了一遍墓室的展品,然后悻悻而归。

这个2000年后的第一个十年来临的非常诡异。有时候想,从今天算起几百年甚至几千年以后,如果我们人类依然存在,那么图坦卡蒙依然会被当作伟大的法老被全世界的展览着。那些令人惊艳的金器,不知道他自己是不是想让我们这样膜拜着,还是他更希望自己那短暂的19年人生能够有所不同。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觉得自己从出生到现在的状况算不算个杯剧。不过我倒是想,无论怎样,那个时候大概也没有连续两个博物馆在一年之初,用华丽丽的噱头骗他看了两次华而不实的展览。这真是具有历史意义的跨年杯具啊。

总算写完了,祝大家新年顺利。

One response

  1. Nuonuo

    这么多事情再好几次地证明北美人类的逻辑是不存在滴

    January 4, 2010 at 11:09 p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