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K TOWARDS NORTH

有空,写几个字。

发现工作以后能够写东西的时间越来越少,生活趋紧于平淡而麻木。一直盼望着自己能够鼓起勇气换个工作,但是很有烂死在这个公司的趋势。

经过大规模的裁员换血,几个我很不喜欢的人都走了。伊朗Y同学走了,她的好友S也走了,林林总总的年初的三个月时间10个人都走了,虽然有新的人进来,但是这震荡不亚于日本地震,所有的人都觉得岌岌可危,但是又无可奈何。

AutoCAD已经是一个很陌生的软件了,都不记得多久不曾用过。一直在Photoshop和Sketchup,没完没了。有时候看着那种表面化的无聊设计,我都想骂:photoshop你妹啊?大概老板开了伊朗女人总得有人打杂,于是垃圾的工作全都掉在我的头上。

一月份新进公司的德国同学也住在downtown。虽然各种繁琐的软件用得都没那么熟练,但是各种观点竟然能不谋而合,实属难得。再加上他可以开车带我,所以觉得更为难得。对于城市的热爱导致我们谁也不肯搬家,和长期居住在多伦多近郊的其他人比起来更有聊天的话题。

Paul大叔在不停地被老板及老板所深深信任的J大叔欺负。其具体表现就是需要人画图的时候费劲才找到个帮手,做设计的时候低声下气地借我用,结果被否决。其实Paul大叔在这家公司混这么久了,这点事情早就应该看明白了:在这里混什么都不需要,只要您姓一意大利姓,绝对是重点培养对象。而我这种人的姓氏就是那种忙了半天连图纸上写个Z字的可能性都没有的那种。我们公司觉得跟印度有的一拼。

勤杂工不知道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哪天姐真的烦了,或许就不干了。也许到那个时候才能在迫切的生存需要下去找新的更好的吧。人无压力不出油啊,不见棺材不掉泪。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期盼如涅磐重生。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